昆山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千域

发布时间:2019-10-19 05:38:17 编辑:笔名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千域

“蛇发游猎者的特性为‘刺客’,擅突袭和杀伤,这尊傀儡可为‘盾卫’,以防御为核心。”

李仪沉吟,喃喃自语。

他抬起头,十指如同拨弦,手印轮转变幻,光暗交错,凝为一道新的傀儡图影。

“虽然难看了点,倒也威风!”李仪端详片刻,面露微笑。

这具傀儡形若鱼人,但体魄巨硕,膀大腰圆,横步屹立间,散发着一股渊渟岳峙的沉凝气魄。其鳞甲铭刻着一道道魔能回路,竟与歼星者神似,力能开山,鳌掷鲸呿!

“铠甲。”李仪摩挲下巴,口吐两字,手掌轻挥。

嗡!

话音未落,一块块寒光粼粼的甲具浮现,覆落于傀儡周身,层层包裹,严丝合缝。

顷刻间,鱼人凛然而立,已被武装到了牙齿,放下面甲后,仅仅露出一双眼睛。

“对了,还差一幅盾牌。”李仪眼神一动,指掌轻舞。

鱼人高抬右臂,一块银色塔盾落下,轰然作响。

塔盾耸立,足有两米有余,道道碧金纹络流转,化为千重万叠的防御法阵,气息沉凝,坚不可摧!

“不错,相当不错!”李仪连连点头,唇角轻扬,“那就……试试效果吧!”

嗡!

他手掌横掠,犹如改天换地,四周图影变幻,似乎坠入一片幻境,变化无定。

沓!沓!

鱼人转头环顾,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弓兵方阵倾轧而来,其长弓拉如满月,遥遥而指,蓄势待发。

嗖!嗖!嗖!嗖!

须臾间,弦声大作,箭如雨下。

面对漫天箭雨,鱼人怒吼一声,塔盾重重砸地,好似一堵巨大城墙,横亘面前。

叮叮当当之声不绝,如珠落玉盘。

鱼人双脚立地,以肩抵盾,犹如一座万丈雄峰,巍然不动。

“抵御箭矢没有问题,那魔法呢?”

李仪点头,手掌横挥,场景再变。

“异端,去死!”

夜空中,无数魔法师悬立,犹如黑云压顶!伴随着一声阴冷令喝,千奇百怪的法术落下,如烟花炸裂,纷至沓来!

火球术!

冰锥术!

风刃术!

暗影箭!

……

林林种种,千变万化。

咚!咚!咚!咚!

鱼人深深吸气,塔盾横挡身前,脚下生根,竟是一步不退。

但是,绵延魔法轰击之下,它渐渐支撑不住,颓势尽显。

塔盾颤鸣,浮现细微裂纹,鱼人身上冰火交织,铠甲咯吱作响。

“果然,我考虑不周,此傀儡还有不足之处。”

李仪摩挲下巴,倒是并不意外。

他双掌轮舞游荡,秘符起落,命线纵横,塔盾上纹络变幻,好似怒莲绽放,愈发繁复和精妙。

轰!

塔盾坐落而下,法术纷纷失效,更有不少法师惊呼一声,一头栽落。

一番改良后,这座塔盾不仅防御更强,还增添了“法术反弹”的效果,愈发滴水不漏。

“那……面对冲击力呢?”

再接着,一头猛犸巨象大步狂奔,横冲直撞而来,犹如山洪暴发!

……

一次次考验之下,鱼人体型变化,变得矮小而粗壮,每一条肌肉纤维都弥散着力量真意,力拔山河!它遍体铠甲也一一调整,严密紧凑,愈发无懈可击。

这头披甲鱼人,犹如一堵铜墙铁壁,防御天衣无缝!

“这尊傀儡,名为——重垒守御者。”李仪点头,神情极为满意。

接下来,是第三尊傀儡。

李仪目露沉吟,手掌游动,线条交织,又一具傀儡浮现。

此傀儡形似龙人,身体匀称,比例恰当,既不像蛇发游猎者瘦长,也不像重垒守御者粗矮,最为均衡。

它没有着甲,武器也是一对黑色弯刀,但刀刃更长更厚,锋芒凛冽,映人眼目。

“这是一名狂战士。”李仪观察片刻,低声道。

轰!

龙人长嚎,重踏地面,竟有能量波纹散开,声势磅礴。

它怒吼连连,动作大开大合,刚猛雄健,气魄恢宏!那一式式霸道战技,竟有一抹蛮荒神韵,大巧似拙,逆天而行。

这尊傀儡,效仿蛮人一脉,招式至简,同样无坚不摧。

“——炼狱形态!”

龙人猝然长啸,遍身鳞甲张翕,竟犹如无数座复苏火山,喷薄狂烈炎息,席卷奔流,江翻海沸!

它浑身浴火,连一双刀锋上都燃起火焰,愈发战力磅礴,所向披靡!

那炎息激荡缭绕,竟并非赤色,而是深黑如墨,分明是地狱深处的至强火焰,号为“永恒毁灭”的狱火!

许久后,狱火熄灭,龙人溃散,隐没无踪。

“——狱火刃舞者。”李仪舔了舔舌头,低声道,“接下来,则最后一尊傀儡,是为法师。”

嗡!

流光折转,线条勾勒,又一道傀儡浮现。

此傀儡身形瘦小,甚至连狱火刃舞者的一半也不到,却生有双翼,形似一头鹰身女妖。

鹰身女妖浮空,看上去貌不惊人,却弥散着暴虐沉凝的魔力波动,虚空颤鸣,元素震荡,极不寻常。

“这一尊傀儡,名为虚空咏唱者。”李仪低声道。

嚎!

女妖尖啸,一道碧色落雷喷出,犹如天神之刃,撕裂虚空,雷弧炸裂!

这头虚空咏唱者,身上只有一个法术,名为——虚空落雷。

李仪思考许久,即使炎爆术、暴风雪等强大法术,在千域间诸多光怪陆离的环境中,可能也会完全失效。但是,虚空法术却没有这个弱点,其杀伤暴虐,几乎能在任何环境下奏效。

而且,虚空落雷还有另一种特性,数量越多,威力越强!虚空落雷重重坠落,当其汇聚如海时,可化为虚空雷暴,毁天灭地!

“四具傀儡,已经足够了。”

李仪手指曼舞,四道图影一字排开,化为四幅图稿,陈列在他的眼前。

“不过,还需要精确分工。”

他低语一句,手掌横飞,四幅图影纷纷裂解,化为无数模块,一一分工。

譬如,重垒守御者的铠盾,蛇发游猎者的弯刀,就标注魔锻二字,准备交由宁问领衔的一众魔锻师。

“不得不说,流水线的效率的确是要高一些……”李仪自言自语,“这个任务交代下去,可把奖励积分定高些,让所有人参与。”

……

入夜,中庭。

诸多长老们齐聚一堂,连顾言、尤秋水、花怜星、聂正等也到了,个个面面相觑,满腔疑惑。

“顾长老,连你都不知道李仪要干什么

?”花怜星心生好奇,打趣问道。

顾言苦笑,摇了摇头:“这小子古灵精怪,满脑子天马行空,谁知道他要干什么?”

“放心,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

一道十字星芒闪烁,李仪满脸微笑,现身而出。

“对大家都有利?”

众人闻言,却是愈发疑惑。

李仪笑了笑,款款而谈。

当他提出自己的构想,这疑惑化为愕然,震惊四座。

“千域战争?李仪,你搞错了吧?”聂正瞪大眼睛,沉声道,“所谓‘千域战争’,并非是开拓一个两个位面,而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内,开拓五个以上的位面!”

“聂长老,我知道何为千域战争,并没搞错。”李仪笑眯眯道。

“若你知道千域战争为何物,那更应该知道,千域战争一般由帝国发动,或者数个豪门联手,才能达成。”花怜星很诧异,也忍不住提醒道,“李仪,仅凭月之暗面,你真有把握?”

“当然!”李仪点点头,笑容不减,“我从不打无把握之仗!”

他手掌抬起,指尖辉光浮动,数张羊皮纸腾空,落在众人面前。

“这是什么?”顾言好奇问道。

“这场千域战争,我准备了一个开发方案,与诸位同心协力。”李仪徐徐道,“这个方案,可称作‘股份制’,简而言之,就是你在开拓中每出一份力,就有一份回报。详细的条款,都在这羊皮纸上。”

“股份制?”

这个概念,让长老们一头雾水。

他们纷纷低头,细细阅读条款,片刻后,众人表情不一,或震撼,或兴奋,有人呼吸沉重,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道道条款,竟是共同开发!

每一个参与攻打位面的人,都能按照自身贡献,获得一定比例的位面收益。这比例永久存在,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还有,位面需强者镇守,像几名长老这样的强者,每坐镇一年,就能获得本年位面收益的一成!而且,坐镇十年以上,就能获得两成!

也难怪他们震惊,若是普通豪门,恨不得将私属位面完全攥在手心,最多是付些报酬,哪里会愿意分出收益?

但李仪偏偏这样做了。

几名长老都是人精,眼珠子转了几转,就立刻明白过来。

李仪虽然班底强大,但并非豪门,没有那般强大的底蕴。他选择这种方式,虽然不能一家独占,但规模更大,获利要多出百倍!

何况,这样一来,一众长老成为他的利益共同体,自然绑在了他的战车之上。

不,还不止是几名长老,恐怕月之暗面绝大多数的学员,都会绑上这座战车!

虽然他们可选择为帝国或豪门打工,但李仪的条件更丰厚,在月之暗面又有这般威望,相信没有人会拒绝。

“李仪,你的第一个目标是哪里?”聂恒迫不及待,当下问道。

“暴食胃囊!”李仪徐徐道。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噤声。

贺州癫痫病
齐齐哈尔白斑疯医院
岳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癫痫病医院
齐齐哈尔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