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召神者 第29章 韩家人

发布时间:2019-10-19 07:27:55 编辑:笔名

召神者 第29章 韩家人

“嘶……”听到苏泽的话,五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倒不是惊讶苏泽的年纪,而是被苏泽空洞得跟俩窟窿似的眼睛吓了一跳!

见五人闷不吭声,苏泽问:“我要去犀牛镇,你们知道怎样走吗?”

“犀牛镇?”五人面面相觑,最后由那妇人对苏泽说:“小……兄弟?那个……你如果要去犀牛镇,那可就来错地方了。我们这处佣兵据点归水豚镇管辖,水豚镇是熊猫城的附属乡镇,而犀牛镇却是灰象城的附属乡镇。你如果想去犀牛镇,就得跨越城邦领土,要么得从人迹罕至的地方绕行,要末就得去熊猫城领取通行证,总之都不太容易。”

听到这样的回答,苏泽心里难免会有点失落,他本以为自己熬过三年,终究可以和小萌重聚,却没料到穿过村北的山林禁地,居然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苏泽越不说话,那五人就越不敢动弹,尤其是他的脸色愈来愈难看、目光愈来愈冰冷,更是让五人怀疑自己身边站着的不是人,而是1枚定时炸弹!

片刻以后,还是那位妇人开口打破了僵局,“小兄弟,帮不上你的忙,我们很抱歉,不过还是谢谢你救了我们。”

苏泽摇摇头,“我甚么也没做,你们谢那只松鼠好了。”

“谢它?”听到苏泽的话,5人不由笑了起来,他们怎样也想不到,一个看着冷冰冰的少年,说起话来还挺幽默?为首的糙汉子更是豪爽地大笑起来,对苏泽说:“小兄弟,青云狼可是魔兽,咱们召唤师做不了甚么也正常,既然是你的使魔救了我们,那我们当然得谢谢你这个召唤师啦!”

“召唤师做不了什么吗……”苏泽不置可否地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有追究。

见苏泽冰冷却不蛮横、寡言却不霸道,五人也稍稍放松了些。糙汉子问他还要不要青云狼的尸体,毕竟魔兽的皮、肉也能卖钱,丢在野外怪惋惜的。苏泽心说自己横竖带不走六只青云狼,便摇头说不要了,任由五人拆解打包赚外快。

趁着这个功夫,妇人示好般向苏泽介绍了一下自己五人:她叫韩梅,让苏泽叫自己韩大姐,是一个中级召唤师。五大三粗的汉子叫韩彪,是她的哥哥,1名下级召唤师。略显瘦弱的年轻人叫韩青,是韩彪的长子,也是1名下级召唤师。另外还有两个相貌相似的男人,是李家兄弟,都是中级召唤师,而且他们不是韩家人,只不过今天碰巧一起行动罢了。

韩梅问:“小兄弟,你想好了吗?是绕道去犀牛镇,还是去熊猫城领通行证?”

苏泽说:“我不认路。”

听到苏泽的话,韩家三人的眼睛里均绽放出一丝兴奋的光芒,韩梅提议道:“小兄弟,你如果不认路,那还是去熊猫城吧!城邦里面有驿馆,等你拿到通行证,就可以在驿馆租车去犀牛镇,车夫都是认路的。”

苏泽说:“我也没钱。”

“那真是太好了!”说出这句话后,韩梅立马捂住了嘴,为难地笑了笑,然后才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一家人在佣兵据点也待了小半年了,攒下了不少魔晶、兽皮、兽骨,最近正打算把货运回水豚镇出售呢!小兄弟,你看你的实力这么强,要不然你就来帮我们押镖吧?我们直接把货运到熊猫城,城邦的货价比乡镇高了最少三成,只要你答应押镖,我们愿意出两倍的押运费,你看怎样?”

苏泽静静地看着韩梅,那双空洞的眼睛就像可以吸走他人的魂,吓得韩梅脊梁冒汗。其实当对方推荐他去熊猫城领通行证的时候,他就料到对方必有所图,所以韩梅把话挑明以后,他也不得不权衡一下利弊。虽然帮忙运货不是大事,可苏泽毕竟是罗琼调教出来的人,骨子里格外讨厌被人利用,更讨厌被比自己弱小的人利用。

“既然城邦的货价比乡镇高出三成,那你们为何还要把货运到水豚镇去卖呢?”苏泽把矛头指向韩梅话语中的漏洞,直截了当地说:“有钱不赚,这不符合常理。你们舍高取低,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把话说明白,我没法做出决定。”

韩彪5人明显没有想到,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心思居然可以如此缜密?沉默片刻以后,韩梅才说:“是这样的,你也看到我们几个的水平了,有很多风险压根都承当不起。这处佣兵据点本就是水豚镇管辖,所以从这里运货去水豚镇可以走官道,每隔万米就有官兵驻守,只要出一笔路费,就能保证货物的安全。但如果把货运去熊猫城,路程多出两倍不说,货物还得经过大片山沟野地,不论是魔兽还是盗匪,我们都……”

“所以你们需要一个打手?但你们怎么能确定我就可以敌得过那些魔兽和盗匪呢?”苏泽面无表情地思索了片刻,最后点头说:“我答应你们,有我在

,保证货物绝对安全。”

罗琼曾对苏泽说过,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皇宫和遗址。现在第九遗迹的领主山丘蠕虫都变成了他的使魔,魔兽和盗匪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出于自我保护,苏泽还是得敲打敲打自己的雇主,“但是,正常的押运费是多少,我会去打听,你们休想占我的便宜。另外,等到了熊猫城,如果你们出尔反尔,休怪我翻脸。”

苏泽这两句话说得格外不近人情,不过光凭那一句“有我在,保证货物绝对安全”,就足以证明他对本身实力的绝对自信。实力差距摆在那,韩彪五人就是再窝火,也只能强忍着往肚子里咽,聪明如韩梅还得厚着脸皮讨好道:“小兄弟放心,我们的命都是你救的,绝对不敢算计你。你初来乍到,应该还没有住处吧?如果不嫌弃,可以先住在我们的营帐里,等我们两天,货一备好就动身!”

“住你们的营帐……”苏泽用警惕的眼光逐一扫过韩家三人的脸,先评估了一下被他们谋财害命的可能性,然后才点头说:“好,住宿费就从押运费里扣吧。”

“哈哈哈哈,很久没见过像你这么实诚的小伙子了!”苏泽的直接了当博得了韩彪的好感,他豪爽地说:“咱们在佣兵据点里睡的是帐篷,吃的是大锅饭,不值几个钱!你要是愿意,就当吃了点亏,交我们几个便宜朋友吧!至于押运费,我彪子言而有信,一个子儿都不会少你的!”

“这样,那这几天就麻烦你们了。”苏泽点点头,平淡地自我介绍道:“我叫苏泽,肩上这个家伙叫球球。”

“哦,对了。”见韩彪五人用差异的眼光看着自己肩头的萌宠,苏泽追加了1句:“球球不是使魔,它是我的朋友。”

球球得意地瞟了5人一眼,傲娇地答应道:“嗯呐!”

赣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广西性病医院哪家好
云浮治疗牛皮癣医院
赣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广西性病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