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江南】梦太晚(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0:18 编辑:笔名
我不叫彼岸,我是曼珠,三生石上全是我的血迹,而你却从来也看不见。
——题记
一、草木枯黄,夜染成霜。
乌云闭月的夜,人迹萧条。北风呼啸着,是刺入骨髓的寒峭,席卷过城墙下的草木,飒飒而响;同枯叶摩挲过石板的沙沙齐奏,奏响了这黑夜积蓄着的暗红号角。
雪江城默然镇坐于不远处,犹如沉睡的巨兽,敛尽沉寂;飞檐棱角的冷峻在夜色里却愈发尖锐,迫人心头的冷冽,如同逼眼而来的杀气。
脂玉般细指,却有力地握住了剑柄。身形飘然而过,再一抬头便只见城墙上纤细的背影。月光映得剑光入眸,头上的黑色发带夜风中飞舞,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耳后别着的那朵暗红曼珠也愈发张扬。
“凌,你回来后,孤会娶你。”这句话,真的可以算是承诺吗?
从怀里掏出那柄短刀,小心摊开那截蜀葵刺绣的断袖,轻轻擦拭了一下刀锋,星星血滴印在指肚,黑夜里如此妖娆。
鼻尖还是淡淡的龙涎香,久久都没有消散的痕迹,惑人。但我还是最喜欢原来那一抹蜀葵香气。
他,总是那样冷静,话语里几乎不带一丝温度。这么多年,竟是从来也看不清楚我的心吗?于他来讲,我,只是一个最出色的,杀手。这两个字,就如同那鹰钩,我心底的一块肉被硬生生,血漓漓地扯掉一截。残破不堪的心脏就那么渴望一丝光亮,无奈而又坚强的跳动着。
一把喂了毒的寒剑,又有谁会敢靠近呢?

二、浮袖飘香,蜀葵满天
“剑门南面树,移向会仙亭。锦水饶花艳,岷山带叶青。
文君惭婉娩,神女让娉婷。烂熳红兼紫,飘香入绣扃。”
合欢盛开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伞状的红绒像仙子一样,全都散落在了剑柄。蓝色的宝石嵌在最显眼的位置,却不小心被几抹绯红点缀,好看的手指沾了一朵,在阳光下泛着亮光。还没办法从那双手缓过神来,水褐色的眸子就撞了过来,不偏不倚刚好瞥到了我手上半掩着的一柄短刀。
他朝我走来,就好像梦里那样,一模一样的眸子,这个人我一定在哪里见过。就在那一刻我知道,面前的这个哥哥,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会为他办到,不惜一切。那是我这一生最大胆的举动,伸手拽住了他绣满蜀葵图腾的衣袖,鼻子紧紧的凑了过去。
“漂亮哥哥袖子上的的蜀葵花,有香气耶。”
前一秒还在痴痴地回味那花香,后一秒就被父亲大人拖到了一边,推着我一起跪了下来,向面前的这个人请了罪。父亲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而我却直直的抬着下巴,盯着他的眸子。那里面全是我的影子。
他的眼睛蒙着一层冰,完全看不出来任何的情感,生气,责罚,诧异……一丝一毫都没有。他只是摆了一下衣袖让我和父亲站起来,那时候,我分明看到了父亲的眼神,厌恶我的表情。
我相信,他一定也看到了。
“尚书大人,这个丫头是你府上的吗?”凉凉的声音透过我的耳膜,原来,他的声音是这个样子的冰凉却又让人无法抗拒。
“回君侯,是臣教子无方,冒犯了君侯,此乃微臣贱女,望君侯网开一面。”从来没想到有一天父亲竟然会为我求情,母亲是个 ,生了我就被赶出了尚书府,就算是对我也没有什么父女之情可言。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快点长大,离开尚书府寻找娘亲,再也不要回来。
风儿吹过,吹散了他剑柄上绒球似的合欢,蓝色宝石映着光,刺得眼睛生疼。原来,这个哥哥是君侯,当今皇帝唯一的弟弟。
“这孩子,我很喜欢。”他淡淡一句,凝了我一眼,和父亲一起进了里屋。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呆地跪在那里。
府里的下人都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大概这府外也从不会有人知晓,尚书府里竟然还有一个穿着跟丫鬟一般的小女儿,只是她的身份连丫鬟也算不上。姐姐和几位夫人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丫鬟都不用干的事情都扔给了我。寒冬腊月的时候,姐姐们总是命我用冷水手洗她们的衣物。我只是个不到十岁没有娘亲的孩子啊。而那个所谓父亲的家伙,哪怕一次都没有多说过什么。
父亲和君侯走后,姐姐房里的丫鬟出来踢了我一下:“喂,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 要你帮她整理衣物呢?你还真是晦气,差点连累老爷。真不明白老爷怎么不把你这晦气的东西和那 一起丢掉。”
我慢慢起身,拍了一下膝下沾染的合欢花瓣和泥土。手里攥着娘亲留下的唯一信物,一把短刀,眼泪就模糊了双眼。
“不许侮辱我的娘亲!”说着就跑到了院角。
院子里的古柳枝条翩跹,垂在绿水拂在耳畔,带走了泪滴。是不是…是不是母亲的手,也是如此轻柔?小小的手掌握着刀柄,在那千年老树的皮肤上硬是刻了一朵蜀葵。
我身着青色纱衫,脸朝古柳,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只觉得身后有一道冷冷的目光,穿透我的长发我的身体,直抵刀下的那朵花。好像被人看透心事一般,马上缩回了那只手,只觉指尖一阵温热。
“阿凌,我就叫你阿凌吧,你想不想到本侯府上学习剑法?已经和你父亲说过了。”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弧度刚好,这个哥哥,为什么哪里都这么吸引我呢?还在自己的幻想中没有回神,连刚才对我说的话都没有听清楚,右手就被端到了他的跟前。
“这丫头,自己的手指划破了都不知道么,看你手里一直攥着把短刀,本以为你喜欢剑法的,不好好保护的话是没办法学习呀。”说着扯了一段袖子,满是蜀葵香气,绑在了我的右手。
我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我瞪着双眼,一种近似哀求的眼神但是却充满了决绝:“君侯哥哥,带我走,我再也不想回来了。”
他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发,满袖的蜀葵香气简直让人眩晕,浅浅的微笑浮于嘴角,不易察觉。但我好像看到了清幽的白云之上,都生出了最美的蜀葵。
“君侯哥哥,你的衣袖为什么会飘香?”

三、背影未央,好像江湖那么长
多年以后我还是在想,君侯把我从尚书府带走的那个早上,父亲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当时的他一定不会晓得,我是如何恨他的,恨到最后即使背叛家族也在所不惜。
天还灰蒙蒙没有大亮,一层水汽扑面,再惺忪的睡眼此时也清醒了大半。一大早便有丫鬟来将我唤醒,要知道这种待遇我是从来没有过的呀,我的身份跟下人无异。水蓝色的青萝纱裙躺在床上,靛青色莲花印纱,如梦似水。梳妆台旁,一根樱粉色茑萝步摇,俏皮简单的饰物,刚好适合。我还呆坐在床榻,父亲和君侯就一起走了进来。
“阿凌,从今以后君侯带着你回府学习剑法,一定要好好听君侯的话,等到及笄之年遂接你回府。”父亲说这段话的时候几乎是毫无表情的,但我知道他还是极为恼怒的。我有好几个漂亮的姐姐都没有被君侯看中,却偏偏选了他弃之如草木的我。要知道,他可是除了当今皇帝以外势力最为强大的了。如若能看中我的那几个姐姐,定会对尚书府大有好处的。
君侯从桌上拿起茑萝翠粉步摇朝我走来,摸了摸我的脸蛋 了发丝。
“还真的是适合你,单纯可爱的小妹妹。”
是不是那个时候我就一发不可收拾的陷了进去呢?不,第一次撞见他的眸子时,就被吸了进去,注定这一生都囚在了这水褐色的双眸之中,无处可逃。
后来从君侯的仆从那里知道,这根步摇原本是君侯最小的妹妹最喜欢的首饰,只是小公主在和我这般大的时候不幸染了天花,小小年纪便殒了。原来这是君侯珍惜的东西。
第一眼沦陷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想过被带回君侯府学剑,到底是意味着什么。只是我清楚的知道,无论这个人叫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大概他就是我的劫。哪怕最后只得落得一个冷血无情的下场。
进府的第一天,君侯就带我进了彼岸池。八岁的女孩到底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呢,血一样的花海,开出的是死亡的颜色,没有一点血腥,却让人血脉喷张。脸色瞬息煞白,平生我最受不了的,便是红色。
他轻启嘴唇,折了一朵最鲜艳的曼珠沙华放在我的手心。目光却飘向了花池的最深处:“阿凌,想不想找到你的母亲,永远离开尚书府?”
“倘若不想的话,本王会将你在及笄之时送回尚书府。如果留在我身边,对你来说就会是一辈子的牢笼。”
字音刚落,我就咬着嘴唇,好似渗出了血滴,跟那池里的妖冶植物一般,夺目。上一刻还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纯真无害,这一秒眼里就纺了一层纱般,缥缈虚幻,哪里还像一个八岁的女孩子!?
“我会留在这里,一直。”坚定而冰凉地声音,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这话真的是从我嘴里出来的吗?
冷雨潇潇,落在窗外的芙蓉花瓣上,一滴一点敲击我的心扉。非常情愿的,我答应成为君侯府上的秘密杀手,即这座城池最大的家族,千家最好的杀手,哪怕是背叛父亲。
君侯名千也泠,当今圣上名为千也嵘,一冰一暖,都是千叶城里容貌极佳的男人,全天下的女子都想嫁给他们。只是君侯身旁却鲜有女色,人都说,君侯冷得似冰却喜着暖色衣饰,就跟当时我第一眼看到的那身装扮一样。大概,他是在等一个足够温暖他的女子。这个女人,大概永远不会是我。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我只是个被利用的杀手。即使在得知母亲早在被赶出家门后就已死的讯息时,我明明是可以离开的,但还是没有回头,甘愿为了他,永远留在千家。
留给我的是不是只能是背影,像整个江湖那么长,我一柄短刀到底该如何才能够得着。

四、月光泠人,桃花噬血
桃花斑斑,春风十里的时候,我成了一位真正的杀手。那血液的颜色和周围的桃花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颜色,淡淡的桃红给人的是一种爱怜清幽的享受。你可知道,血液染红的桃花,又该是怎样的妖娆?
十五岁的时候,父亲来君侯府上接我,可是他哪里知道,我早成了千家家养的杀手,怎可随意离开。他更不知道的是,我对他的恨到底有多深。七年来,他可有来看他的女儿一眼?我可真是尚书家里的千金 ?
父亲看到我的时候应该也还是吃惊了的,他从来也不会想到当时那个几乎被他抛弃的孩子也会生得如此精致美丽。怔然地看着我,瞳孔里满是惊讶,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我越来越冷的脸色。我当然知道这几年自己是成长到了何种地步,美貌自然是不可或缺的武器。这几年君侯府中无人不赞叹我的容貌,如此绽放的罂粟即使会毒食生命,但还是诱惑蚀骨。
身上着的还是一件水蓝色罩衫纱裙,只是裙摆上点缀的不再是青莲,成了代表轮回的白色曼陀罗华。风儿倏地吹过,那花朵活起来似翩翩蝴蝶飞向了地狱最深处。
“凌儿,几年不见真的是出落得亭亭玉立,跟你的娘亲一样漂亮,并不比你的几个姐姐差……”还没说完,我便抬了眼睛,冷声道:“父亲,原来您还记得我娘的模样,您不是嫌弃我的娘亲,就算死掉也不把她留在府里吗?这些年,您又是怎么对我的,难道自己不清楚吗?”
父亲的脸色霎时铁青,他大概不会想到那个被下人欺负的小女儿如此会如此决绝吧,看了一眼站在我旁边的君侯。
“从此,我不会再回去了。”
“尚书大人大可放心,阿凌在这里定不会受到伤害。”
本来欲说些什么的嘴角也只得作罢,叹了口气,请完礼拂袖而去。
雷声轰鸣,黑夜被闪电劈了两半,就如我的心脏。拿着短刀的手在发抖,我想象着这把刀划过皮肤渗出血液的那刹那,我会如何的惊恐。一如我害怕闪电,害怕红色,害怕死人。
父亲走后的那个夜晚,君侯给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任务,去杀掉一个人。
紫红色的发带束起黑发,露出了洁白光洁的额头,暗红色的嘴唇遮挡住了怯意。十里桃花,在这漫天飞舞中,注定会有鲜血染透了我的衣裳。
收好娘亲的短刀,攥了君侯送的那把葵纹,如果娴熟的话,必会一刀致命。
那个男人倒下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开花,是那种最邪恶却又最妖艳的花瓣,和那彼岸池里的景象一模一样,终于我还是选择踏进地狱。
君侯走到我的身边,抚着我的头发跟小时候一样,他身上还是一样好闻的蜀葵香气。
“他死了,我杀了人。我用那短刀一下就刺入了他的心脏,没有一丝偏差。我亲眼看着刀尖刺入,划过皮肤穿破血管。他的血就那样,喷到了我的脸上手上,连我的唇上都有一丝血腥…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他的表情,那双眼睛瞪到了极致,那膻气令人反胃……君侯哥哥,我害怕,阿凌害怕。”
手上粘稠的血液连看都不想去看,胡乱摸了满裙,静静盯着旁边的尸体。
“我害怕杀人。”说这话的时候,我是真的害怕的,只是软弱的话语下,我的表情竟然是没有太多的变化。人命就是如此吗,如此轻贱,和我的娘亲一样。
淡淡的桃花袭来,掩盖了这猩红的血气,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那些桃花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如此红艳。
我放了一朵曼珠沙华在尸体旁边,陪他轮回。

五、岁月娑婆,淡漠了谁的执着
人选择了一条路之后就不能回头,只能头也不回的走下去,更不用说是自己心甘情愿。就这样,刀光剑影中,我如一朵毒药罂粟,迅速绽放开来。没有人知道我本来的身份,没有人会想到我曾是尚书大人的女儿。他们只知道,君侯千也泠的第一护卫是一个叫川凌的冷艳杀手。

共 74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沐钏凌,川凌,千泠。单名一个“凌”字,她是尚书府最不受人待见的最小的女儿,只因母亲出身低贱,自是自是 。只因年幼之时同父亲一起时无意撞见了他——千泠,皇上之弟,权位仅次于皇帝的君侯。只因巫祝之言,那一个可以闻到他袖口蜀葵香气的女孩子,便可以成为他最好的杀手。一次偶然,终身误。不知是第一次便沉迷于他如冰寒般深邃的双眼,亦或是本就背负母亲的仇怨和对尚书府等人欺凌而自心底的恨意而想离开尚书府,又或者是蜀葵的香气,一步错,步步错,终至最后,“我”对千泠的爱任意滋生,浸入骨髓而心甘情愿。为他杀人,为他灭了自己全族,一步一步慢慢从最初纯真无知的少女沦为一个杀人工具。可是,这爱意却注定是一个杀手最不能有的情愫,尤其是对自己的主人。最后一个任务失败,大婚当天,用千泠所赠的短刀自尽身亡。血染红衣,如三生石旁的曼珠沙华,绝色而迷人。然千泠此后才意识到自己最为上心,最爱之人竟是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独立培养的最好的杀手——凌。只是可以,已然太迟。小说语言精炼,打磨细致;对于情节的安排,更是以“川凌”第一人称“我”的口语铺开直叙,穿插错落有致,实为不错,推荐阅读!【责编:浅黛眉妆】
1 楼 文友: 2016-04-19 2 : :02 看完这篇小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华胥引》中的一个篇章。情节大概和此篇小说类似,只是远没有小说来的细致。问好木蓝,感谢对江南的支持!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4-20 10:56:24 《华胥引》是我很喜欢的一篇小说,这篇确实和我最喜欢的莺歌那篇有相似之处(写着写着就发现好似很熟悉的感觉(T_T)/~~)
2 楼 文友: 2016-04-19 2 : 6: 6 为文章配了图,另文章小标题依照江山的规定做了修改,都应按照此模式【一、】【二、】,以此类推。还望理解。另请以后注意对问号和反问句句末标点符号的运用。都已做了修改,请以后多多注意呢。

若有分错段的地方(小标题那里)那里,还请留言指出。

小说很不错,祝以后佳作多多。●v●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4-20 10:57:49 感谢编辑大大的修改,遥握相安~
 楼 文友: 2016-04-20 2 :52: 7 故事很精彩,每一个小标题都喜欢。ps:俺也喜欢华胥引,不喜欢电视剧,不过片尾曲挺好听。这篇是莺歌的翻版吗,嘿嘿~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江南,期待更多佳作。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回复  楼 文友: 2016-04-21 00: :29 片尾曲是俺家霍尊唱的之子于归啊,他的歌都很好听~另外这个梦太晚也是首古风歌,是听着这首歌写出的这篇^ ^冠心病心绞痛发生的原因
小儿口舌生疮
漏尿用哪种纸尿裤
孩子口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