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劫修传 723.第723章 矢志扬名造无锋

发布时间:2019-09-24 17:46:44 编辑:笔名

劫修传 723.第723章 矢志扬名造无锋

这对阴阳双刀尚未标识,若是标识了,将这阴刀隐去无踪倒也不难做到,可双方对此刀的御控之能,仍是一目了然。

羽修之士的法宝,哪怕能增出一成威能来,也是非同小可之事,只因羽修斗法,往往就是差之毫厘罢了。由此可知,陈玄机的择器之论,实为前人所未见,此人便是仗此学说,亦可留名千古了。

仙修之界向来有今不如古的说法,只因古修不堕红尘,修行时心无纤尘,制器时务求精纯。而今人环境有异,又怎能学步?现在瞧来,那人性虽是千变万化,不肯拘泥守旧,反倒是人类进步之源。

若是千古以来,人皆不思进取,只怕早就毁灭无疑。陈玄机偏爱于红尘中厮混,于人之性情了如指掌,这才创出这择器之学

劫修传  723.第723章 矢志扬名造无锋

。古修虽有人器合一之说,却是以修士的强大灵识泯灭器灵罢了,怎能与陈玄机的新学相提并论。

原承天亦知这五千年来,仙修界奇人辈出,种种理论也是层出不穷,其中虽大多数都是异端邪说,可泥沙俱下之后,那精华才会显现出来,今不如古之论,至今可以休矣。

原承天缓缓抬手为揖,郑重道:“今日何幸,能得闻前辈择器高论,晚辈日后若能有点滴进步,皆拜前辈今日之赐。正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

陈玄机微笑点头,正想开口,不想步遥行却抢先叫道:“糟糕。“

陈玄机奇道:“步兄何事惊怪?“

步遥行苦着一张脸道:“此次请陈兄替我制这把阴阳刀,原是为了数月后的百羽宴,有陈兄这件法宝,定可换来心仪之物。如今此刀与我性情相投,别人用来只怕就不会顺手了。而我更是舍不得了。“

陈玄机哈哈大笑道:“步兄想占我的便宜,只管明说便是,何必这样顾左右而言他?也罢,你手中若有什么奇材异料,只管拿来便是。“

步遥行哈哈大笑道:“步某的一点心思,不想早被陈玄看穿了。“当下取出一个锦盒来,交给陈玄机。

陈玄机也不去瞧,就让一名蓝衫弟子接了。步遥行甚至也不说明自己想制何物,只因陈玄机制器与众不同,向来是量体裁衣,有什么的材料,就炼制怎样的法宝,再也不需多言。这因材制器,本就是他的绝活。

陈玄机笑道:“承天取的这‘择器论’名目,正合我心意,我之所学,以后就以此名之了。“、

说到这里,那步遥行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他道:“步某有一言,我不说陈兄也知道。“

陈玄机笑道:“果然是你不说,我也明白。今日既是有缘,我便也替承天亲自炼制一件法宝来,却不知承天手中可有现成的材料。“

若说原承天手中材料之丰,他若说自己第二,只怕没人敢称第一,他从云梦泽以及七寒海两处所得法器法宝无数,虽被淬金虫噬了个遍,好在噬金虫胃口极刁,食过之材就不肯稍顾,因此原承天手中的法器法宝仍是极多。

再加上他在雪神殿中,亦得了殒于此役中的修士法宝,这些玄修之宝,更是非同一般了。

陈玄机制器之能,怕不是天下无敌,如今陈玄机既开了口,原承天怎会错此良机,便道:“前辈有赐,晚辈怎敢不从,只是晚辈之请,却是有些为难。“

步遥行笑道:“妙极,妙极。“

陈玄机奇道:“承天也没说什么,怎的就妙极了。“

步遥行道:“我看承天的意思,定是要给你出个大大的难题了,承天虽是玄修之士,陈兄可莫要小瞧了他,他的眼光之高,只怕绝不在我等之下,嘿嘿,眼见得承天能将陈兄难倒,步某心中大慰。“

步遥行虽与原承天相处日短,可羽修之士灵慧非凡,竟被他隐隐洞察出原承天的心意来,就此一唱一合,行了个激将之法。

陈玄机笑道:“若论制器一道,只需你说出个名目来,能难倒我陈玄机的,嘿嘿,只怕不多。“身为天下器祖,这个自负他倒是有的。

原承天也笑道:“怎敢让前辈为难?不瞒前辈,在下曾收得一徒,出历甚是离奇,只怕就是昊天之宝无锋剑的剑灵了,此子自昊天沉沦凡间,虽是与原器脱离,好在一点剑灵不灭,至今已然修成人身。“

这话说将出来,陈玄机立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三名蓝衫弟子却是偷笑不已,只因原承天着实给陈玄机出了个大难题。

陈玄机待徒极严,因此弟子们瞧见师父为难,再想到师父昔日的种种“不近人情“之处,就会忍不会大舒一口气,觉得往日之仇,终于有人替自己报了。

就见陈玄机的目光渐渐亮了,沉声道:“难不成承天想让我再造无锋?此事虽难,倒也难不倒我,只需承天能将所需的材料寻来便是。“

对天下所有修士来说,别说制出昊天之宝,便是制出一件虚宝来,也是足可自得之事,更何况无锋之剑名列昊天榜第十,若能制出此物,庶几就是陈玄机一生的巅峰之作了。

因此初时陈玄机深感为难,其后就忍不住跃跃欲试,将其视为自己的一大挑战。

步遥行道:“陈兄,你这是说甚话来,若是承天有现成的材料,还来求你做甚?“他自是担心原承天手中材料不齐,此事总要让陈玄机大大出血,才算不负妹子步遥环相托之意。

陈玄机道:“步兄,你何必激我,我若有现在的材料,难道是小气的人吗?何况此刻用何材料尚难确定,总要一见那位器灵方可定夺。“

原承天道:“若是召来这器灵,倒也不难,前辈给我一日工夫便罢。“

步遥行将手一拍,道:“陈兄,这么说定,你可是答应了。“

陈玄机正色道:“步兄,你我相交多年,怎不知我的志向,若真个儿能制出一件昊天之宝来,日后哪怕我不得飞升,也不算污了祖上的盛名。我陈玄机浑浑噩噩多年,唯有今日之事,才让我打点起精神。此事自是定了。“

步遥行也收了嘻笑的神情,肃容道:“步某一再相激,也是因陈兄在红尘中呆得久了,没了往日的志向,既是如此,步某在此遥祝陈兄制成昊天之宝,成就一代器祖大业。”

陈玄机哈哈大笑道:“闻你一言,就觉得这胸中气血翻腾起来,好似少年时的情形,承天,你速速将器灵唤来,陈玄机就此立誓,定要再造无锋,昊天扬名。”

原承天虽是生性淡泊之人,也被二人说的热血沸腾起来,再造无锋是何等大事,此事自己有份参与,岂不是与有荣焉,于是也慨然道:“若论仙修资材,在下手中也不算少了,还请前辈点视一番,再请给我一间静室,容在下将器灵唤来。”

说罢取出一件物藏,将物藏之所有物事尽皆抖到空中。

就见空中光华闪耀,灵气冲天,竟不知多少件法器法宝在空空密密匝匝,堆成一座小山也似,原承天历年收集之物,尽在此处了。

这些物藏中的资材,原是原承天精挑细选,将自己用不着的物事放在一处罢了,虽是如此,也是集天下五金之物大成,算是蔚为壮观了。

见到空中如此多的法器法宝,便是陈玄机也是看得呆了,更遑论他座下的弟子。

就听一名蓝衫人一声呼唤,就涌来七八名蓝衫人来,这些弟子瞧着空中的法器法器,个个目光大露精光。

就有一弟子上前取了一柄金锤在手,叹道:“此锤通体竟由玄火乙金,想当初,我为得一点玄火乙金,不知费了多大工夫。”

另一弟子则死死的盯着一柄法剑,目中几乎就要流出泪来,对陈玄机道:“师父,只要将这柄法剑送我,弟子,我……我便是……”竟是说不出话来了。

陈玄机这些弟子自是炼器自痴,见到这众多稀有之材,无双之物,又怎能不心中大动,便是陈玄机也是左瞧右瞧,没个够的。至于步遥行,整个就是惊呆,他再也不曾想到,原承天手中竟有如此多的资材,只怕连陈玄机都被他比了下去。

原承天道:“若诸位觉得有合用之物,只管取去便是。”

在他瞧来,这些法器法宝材质虽佳,因得来容易,也就不甚在意,更何况这些法器法宝都是淬金虫口下剩的,又值得几何?却不知他轻轻一句话,却让陈氏弟子心中兴奋莫名,若不是师父在前,只怕早就一拥而上,争抢自己的心爱之物了。

陈玄机斥道:“好歹你等也是我陈氏弟子,怎的个个没见过世面一般,承天既然开了口,还能少得了你们的,总要等为师将剑灵看过了,算定资材,再让你等挑选便是。”

蓝衫弟子们见陈玄机见了口,只得暂抑胸中渴慕,齐声道:“谨遵师父法旨。”

当下就有人领着原承天,于静室中安歇,原承天也不怠慢,简单设了禁制之后,就将金银二偶唤了出来。二偶本是自己的分身,哪里需要吩咐,就见二偶一传一送,已离了此处,径直往伽兰城去接胡不归。

佛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茂名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新乡治疗宫颈炎费用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收费贵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