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这么旱的天60多年没见过内蒙古49万平方

发布时间:2019-10-09 20:54:49 编辑:笔名

  这么旱的天60多年没见过 内蒙古49万平方公里发生干旱-干旱-中心

  天气预报说,6月13日要下雨。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红庆河镇木呼敖包村的村民们露出了笑容。

  这一天,近9个月未见明显降水的村民们激动地享受着久违的湿润气息,期盼着雨能多下一些。

  但村民们很快就失望了,雨水只是浅浅地下了一层,很快就停止了。

  6月14日一早,66岁的村民安树岐又一次来到地头,用粗糙的手翻开土层,寻找着任何播种的希望,但是逐渐升起的6月骄阳迅速将可怜的降水又蒸发回大气层中,也破灭了安树岐最后的播种希望。

  一场阵雨对干旱了9个月的中国西北部地区的农村显然不能带来什么,干旱再一次榨干了地表的水分,大风一吹,尘土又飞扬起来。

  雨,下的太少,停的又太快。很多人几乎没有见到。似乎只是一阵凉风吹过。

  6旬老人没见过的干旱

  去年即便干旱,但安树岐家还是依靠10多亩地收了8000斤玉米和一些蔬菜,勉强维持着两位老人简单的生活。但是今年开春,极度的干旱让原本准备靠天吃饭的安树岐一等再等,最终家里的10多亩地还是没能逃出闲置的宿命。

  其实,到了这个季节,地里还是可以种植一些蔬菜的。可安树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干旱的土地发愁,蔬菜一旦种下,地表的温度可能会将种子烤熟。

  “我今年66岁,打记事起,就没有见过这么旱的天。”安树岐告诉。

  据72岁的同村村民安凤山回忆,今年的这场大旱让他想起了1947年的大旱,那时他只有十几岁。

  “只有那一年的旱情能与今年的旱情相比,从冬到夏大部分地区滴水未降,当时全村的人都没水喝,干得嚼树叶吸取水分,全村的地都绝收了。”安凤山回忆说。

  今年春季以来,重旱侵袭了内蒙古西部,在供水设施完善的城市里,人们只是感觉空气有些干燥,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在对气候敏感的农村,人工挖掘、靠断层水维持的“旱井”(人工井),水源很快枯竭,大量农民生活生产陷入无水的困境。

  300多眼人工井干涸

  连续9个月只下了一场无关痛痒的阵雨,与农田的绝收相比,生活用水的困难让一些村民更加难以忍受。由于机井的存在,木呼敖包村里的人畜用水其实还是可以保障的。但是对于灌溉用水,该村村支书解释,水浇地是加入机井灌溉的村民才能享有的权利。

  以前,木呼敖包村里家家户户都有自家挖的人工井,这是一个地下水源充足的村庄。雨量充足的年份,人工井里的水足够一家人使用。

  但是,从去年10月份以后,村民家中的人工井便再也没有过水,全村300多眼人工井都干涸了,村民不得不到较远的机井去打水。

  前几天,安树岐拿出攒了多年的3000多元,又四处借了4000元,在自家门前打了一眼机井。下泵55米就见到水源,为了保证质量,安树岐将井打到120米的深度。有水喝了,看着自家的机井,安树岐感到由衷地开心。在这个十年九旱的村落,一眼机井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要是春天就打好这眼井,地里就能种下东西了。”安树岐看着从机井里喷出的水,不无遗憾地说道。

  今年的10亩地已经绝收,自己掏钱打井又欠了4000元外债,这对于一个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意味着什么,不得而知。但看看他们朴实的笑容,似乎这些生活在困境的人们总是对生活充满希望。

  2000亩水浇地变成旱地

  和安树岐家一样,木呼敖包村许多村民都遭遇着同样的困境。

  据木呼敖包村村支书李虎介绍,木呼敖包村共有285户村民,4300多亩耕地。由于去年冬天没下雪,今春又一直没有有效降雨,导致全村约2000多亩水浇地变成旱地,不能耕种,没有收成。

  李虎今年59岁,在木呼敖包村担任村支书达24年之久。据他介绍,全村目前共有15眼机井,因为旱情严重,还需要打井。

  李虎说,去年虽然干旱,但是300多眼人工井还有水,4300亩耕地都种满了,玉米每亩均产900斤。但是今年由于人工井干涸,2000亩地没有春播,即便过几天能够下雨,晚田播种形势也不容乐观,农民的损失较大。地里没有收成,为了赚钱,一些村民选择外出打工。做小本买卖、当厨师、当理发师、开车,还有100多人到建筑工地打工。

  木呼敖包村是一个自然村,像这样的自然村红庆河镇一共有28个,红庆河是伊金霍洛旗的农业大镇,全镇总耕地面积9.3万亩,其中水浇地6.5万亩。据红庆河镇镇长杨君力介绍,近10年来,旱情每年都有。

  “干旱是一个过程,”杨君力告诉,“记得10年前,在红庆河镇打一眼机井,平均打到120米-150米就够了,但现在平均要打到300米深。今年,全镇只有上好的水浇地还在耕种,没有降水,依靠人工井浇水的耕地都没有种植。”(文/王树天)

美容
新生儿
军事